欢迎来到健康芜湖网!返回健康网首页
今天是:

医院黄牛“秒杀”号源 称没有挂不上的号

来源:西安日报编辑:汪晨雨发表时间:2016-01-21
查看数0>

原标题:医院黄牛利用软件“秒杀”号源 称没有挂不上的号

医院黄牛利用软件“秒杀”号源称没有挂不上的号

国家卫计委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11月底,全国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平均值达到32.1%,开展分时预约的医疗机构超过3.9万所,660家三级医院开通手机APP、微信支付等方式服务患者。


记者近期在北京、广州等地调查发现,预约挂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挂号难,但“黄牛”活跃,他们运用抢号软件等手段大量占据优质号源,几元的专家号倒卖到患者手中动辄两三百元甚至上千元,有“黄牛”月收入数万元。


已约满的号“黄牛”成功预约 宣称“没有挂不上的号”


12日,记者尝试预约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一位主任医师的号。该院指定的两家预约网站“健康之路24小时”和“翼健康24小时”上,开放预约的未来2周内,该专家3个出诊时段已全部被约满。


记者找到一个宣称拥有正规号源且不挂普通医生号的“广州挂号网”,在线客服表示,只要提供患者资料,登记之后付款便能安排挂号。收费标准为半年会员费60元,每次预约根据医院和医生收费不同,记者点名要挂的这位专家号需要再加180元。


记者提交了身份信息和电话号码并给对方支付宝账户汇去240元,表示希望预约次日早上的这位专家号。不多久,一条来自“翼健康”的成功预约短信便发到了手机上,正是先前已约满的时段。


记者次日如约来到医院,凭身份证在“翼健康服务台”成功领取流水号,并挂到该主任的号,挂号费1元,诊金8元。


“广州挂号网”显示,该网站还关联了广州挂号(中心)网、广州导医(中心)、南方求医网、南方名医堂网等网站,均提供“代挂号”服务。


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北京的医院挂号网站,在正规的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之外,搜索结果前列出现了“北京医院预约挂号网”“北京代挂号网”“北京诚信挂号网”等一大批网站。


这些网站大都表示提供“收费预约挂号服务”,能够“网上预约挂专家号、特需号”,但都没有直接的挂号链接,只提供一个联系方式作为咨询热线。网站要求患者提交个人资料,提前2-5天预约,其中一家还宣称:“全北京最低价,没有挂不上的号。”


记者拨通“北京预约挂号网”的热线,询问能否挂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的号,对方表示如果不指定专家,交400元就能挂上,并在医院挂号系统中凭身份证直接取号。而记者此前查询,该科室3个月内的网络号早已约满。


在北京一家企业工作的赵女士说,专家号太难挂,自己看病经常在网上找“黄牛”,无论指定哪个医院、科室或医生,对方都能搞定,连就诊时间都能精确到小时,只是收费相应也会比较高。


据记者在北京调查,一般7-14元的专家号,“黄牛”转卖时至少200至300元起,有的知名专家号甚至能卖到上千元。一位曲姓“黄牛”说,自己一个月接一两百单生意,每单300元起,按此计算,她每月收入至少在3万元以上。


“一早上能抢到三甲医院100多个专家号”


记者调查发现,在各地普遍实行就诊实名制、预约制情况下,挂号“黄牛”早已线上线下“双管齐下”,大量抢占、囤积优质号源倒卖牟利。


——利用抢票软件抢占线上号源。承揽北京积水潭、协和、北医三院等医院挂号业务的张姓“黄牛”说,自己长期“从业”,熟悉各医院放号时间和规律,会先在网上收集患者信息,一到放号时刻,利用抢票软件争抢号源,有时一早上就能抢到三甲医院100多个专家号。


“同行竞争激烈,有时候我也抢不上。”他说。


——利用系统漏洞先囤号再腾挪患者。据记者了解,虽然各地普遍实行挂号实名制,但多数医院的网络挂号平台并未与公安部门的身份证系统联网,实名制成了“伪实名”。一些“黄牛”介绍,他们会利用已有身份证件甚至编造虚假身份信息,先将线上号源“秒杀”囤积,找到买家后取消原有预约,再立刻用患者真实姓名补占。由于预约不收费,即便号源最终没有售出,“黄牛”也毫无损失。


——线下排队,倒卖“队首位置”。考虑上网不便的患者,医院一般会在窗口保留一定比例号源,并定期将网上没有预约完的号放回窗口。一些掌握规律的“黄牛”早早排队占据“有利位置”,抢占剩余优质号源。


——多种手段获取医院内部号资源。“广州挂号网”介绍其号源时称,“有医院医生、护士的关系预约,以及医院工作人员挂号或医生本人加号等。”


北京某三甲医院一位外科医生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,医生有权根据实际看诊情况加号做诊间预约,通过医生工作站系统就能操作。有“黄牛”便用各种方法获得这部分号源,一些医生的加号占满出诊时间,所以网上显示长期“已约满”。


此外,也有个别医院人员和“黄牛”里应外合。这位外科医生说,他所在的医院就曾处理过与“黄牛”勾结的挂号前台工作人员。


提高违法成本 防堵漏洞打击“黄牛”


新年初始,北京西城警方便组织开展为期20天的医院“号贩子”专项打击行动,截至14日已抓获号贩子11人,治安拘留5人,警告6人。据了解,仅针对北京儿童医院,警方在2015年便组织了20余次专项打击行动,共抓获“号贩子”245人,拘留173人。


北京一家三甲医院门诊部工作人员表示,“黄牛”倒卖号源极大增加了患者成本,很多时候,他们抢占的号源能够倒卖出去的只是一部分,其他未能成交的号源被浪费,造成资源闲置。


为打击新兴网络“黄牛”,各地卫生部门和医院相继出台措施防堵漏洞。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工程师谭韦池说,院方实时监控后台预约号池,对每个挂号的身份证、电话号码或IP地址都有自动约束机制,达到每天2次、每月6次的限量会停止对其放号。此外,“一旦有退号,我们不会马上放出,而是随机间隔一段时间再放回系统,增加黄牛的操作难度和成本。”谭韦池说。


北京协和医院的挂号APP规定,只有在协和医院实名认证、办理就诊卡的患者才可以在该APP上绑定、预约和支付。4个关联就诊人一年内只能更改一次,一次最多更改两个。院方表示,此举也是为防止“黄牛”随意更改关联账户提前抢号。


为避免号贩子用虚假信息抢占号源,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今年将同公安机关合作升级预约系统,对挂号身份信息核实真伪,在预约挂号环节严格落实实名制,斩断假信息恶意占号行为。


北京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和说,长期、大量倒卖号源是扰乱医疗秩序、破坏公平的违法行为,可以按照非法经营罪判处刑罚。但从各地实践看,大多是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来认定。应依法加大打击和惩处力度,提高“黄牛”违法成本。同时,医院也要强化内部管理,避免出现内外勾结。此外,可进一步完善规则制度防“黄牛”。


本组文图均据新华社电

[打印] [关闭]